用户名:
密 码:
·您的购物车中有0件商品·
·请您登录查看详细·
水道提纲
 
 
分享到:
编  著  者 齐召南 定价 230.00
责任编辑 于春媚 ISBN 978-7-5013-6253-0
出版时间 2017-12-31 版次 B1
印刷时间 2017-12-31 印次 Y1
库存提示 无书 规格 精装,小16开,
丛  书  名  
所属分类 历史地理
中图分类 K928.4
读者对象 广大读者
相关下载 图书文件下载(TXT)  目录附件下载
 
购买数量    
 
图书简介[ 滚动 - 展开 ]  
 
齐召南所著《水道提纲》二十八卷,是继郦道元《水经注》之后,能够摆脱依榜,自成一家,全面系统记载清朝鼎盛时期全国水道之作,洵煌煌巨著也。以历朝正史中虽多有《河渠书》(《史记》)、《沟洫志》、《地理志》(《汉书》)等记载水道,然以全书专记全国水道者,则昔唯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本次校勘主要有以下几点:底本文字与校本出现异文者,视情况处理,有些异体字不需要改;底本与校本文字字数多寡不同者,则必出校记,说明相异情况;底本中以避讳而改之字,则视情况区别处理;雕板文字有形近数字混而不辨者,如“己”“已”“巳”常不加分别;底本文字因书写、雕刻而致空缺脱落者,则据校本补正,写出校记;底本正文与正文之间、注文与注文之间,遇需要间隔区别之处,常以圆圈符号“○”表示之。此次整理除保持原书格局外,将清人以来诸藏书家有关《水道提纲》一书目录,齐召南传记碑铭,《水道提纲》相关著述,齐召南涉水诗文选作为四类资料,附录于书末,以资博识、广见闻、便研究也。
 
目录[ 滚动 - 展开 ]  
 
水道提綱目次[一]
卷一
海東北自鴨綠江經盛京、京畿、山東、江南、浙江、福建、廣東
卷二
盛京諸水鴨綠江 大遼河 西至京東灤河 薊運河
卷三
京畿諸水直沽所匯白河 桑乾河 清水河 滹沱河 漳河 衛河
卷四
運河源自山東之汶上分水,北至天津,南至清口 山東諸水
卷五
黃河
附:河源以北青海及甘肅不入河諸水
青海 甘肅邊地安遠堡水 鎮番衛水即瀦野
永昌衛水 山丹水即弱水 布隆吉河即黑水
卷六
入河巨川洮水 湟水 浩亹水 汾水 北洛水 渭水 涇水 洛水 濟水 沁水
卷七

入淮巨川汶水 沙水 潁水
南運河邗溝北自淮水,南至大江
卷八
江上 自岷山南至敘州府會金沙江
卷九
江中 自敘州府東至漢口會漢水
卷十
江下 自漢口東至入海
卷十一
入江巨川一 涪水 白水 西漢 嘉陵江 渠江 黔江
卷十二
入江巨川二 洞庭所匯 澧水 沅水 湘水 資水
卷十三
入江巨川三 漢水 雲夢
卷十四
入江巨川四 彭蠡所匯 章江 貢江 諸水
卷十五
江南運河北自京口,南至浙江
太湖入海港浦江以南,浙以北
卷十六
浙江 浙東入海諸水附福寧諸小水
卷十七
閩江 西南至廣東潮州府水
卷十八
粵江上 東江 北江 西江之桂水
卷十九
粵江中 西江之柳水 北盤江 南盤江
卷二十
粵江下 西江之鬱水至潯州府會黔江,又至梧州府會桂水,又至廣州府會北江、東江而南入海
西南至合浦入海諸水
卷二十一
雲南諸水
卷二十二
西藏諸水
卷二十三
漠北阿爾泰山以南諸水
卷二十四
漠北黑龍江
卷二十五
入黑龍江巨川克魯倫河 松花江 嫩江 烏蘓里江
卷二十六
海自黑龍江口以南諸水
朝鮮國諸水
卷二十七
塞北各蒙古諸水
卷二十八
西域諸水
 
前言[ 滚动 - 展开 ]  
 
校點說明:
齊召南(一七○三—一七六八)字次風,號瓊臺,晚號息園,清朝浙江天台人。幼而穎敏,有神童之目。雍正十一年(一七三三)召舉博學鴻詞,齊召南以副榜貢生被薦。乾隆元年(一七三六)廷試二等,改庶吉士,充《一統志》纂修官,散館授檢討,充武英殿校勘經史官,又充《明鑑綱目》館纂修官。八年(一七四三),御試翰詹各官,列優等,擢爲中允,署日講起居注官,遷侍讀,旋丁內憂歸。命在籍編纂經史,齊召南分撰《禮記》《漢書》考證等書,陸續撰進。服闋,仍在武英殿校勘經史。十二年(一七四七),復原官,充《大清會典》纂修官,晉侍讀學士,充《續文獻通攷》纂修官,主順天武鄉試,充日講起居注。十三年(一七四八),復試翰詹各官,以召南列首,擢內閣學士,命上書房行走,遷禮部侍郎,尋補禮部右侍郎,旋充《續文獻通攷》副總裁,兼勘定《通禮》。十四年(一七四九)夏四月,齊召南自上書房歸澄懷園時以馬驚墮地,頭觸大石,顱幾爲裂。皇帝聞訊遣蒙古醫生就醫,賜以良藥,一再存問,將養半年,至十月病稍閒,始勉強入宮致謝,上慰勞之,因乞解職回籍養母,十一月復具摺哀懇,乃獲可南歸。南歸後先居家養病,并從事《水道提綱》等著述,後於乾隆十九年(一七五四)應邀爲紹興蕺山書院山長,是年冬應浙江巡撫聘主杭州敷文書院,前後凡十一年,“獎勵後進”,因材施教,人文蔚起,造就良多。乾隆十六年、二十二年,高宗南巡,召南一再迎鑾,蒙恩召對。乾隆二十七年及三十年,高宗南巡,再迎鑾,俱蒙恩慰問。三十年(一七六五),駕幸杭州敷文書院,御制詩疊韻,命召南與學臣及諸生和詩呈進,賜筆墨硯,時召南主敷文書院爲山長。三十二年(一七六七),以堂兄齊周華文字獄案牽連,被逮至京,議籍其產,後乾隆察召南質直無他腸,僅予革職,還其產十之三。南歸後不久卒,年六十六。齊召南博覽群書,博聞强記,讀書一目十行,且有過目不忘之異,學問高深,凡所涉獵,無不卓然名家。齊召南一生勤於著述,有《史記功臣侯年表考證》五卷、《漢書考證》一百二十卷、《歷代帝王年表》十三卷、《水道提綱》二十八卷、《溫州府志》三十六卷、《天台山志要》十二卷及《外藩書》若干卷,其詩文集《寶綸堂集》等。而其影響最大者,自昔迄今俱推爲《水道提綱》,如阮學濬稱“先生著述甚夥,而其最大者則《水道提綱》一書”云云,可見一斑。清末張之洞云:“地理爲史學要領,國朝史家皆精於此。顧祖禹、胡渭、齊召南、戴震、洪亮吉、徐松、李兆洛、張穆尤爲專門名家。”《書目答問》列齊召南於經學家和史學家中,良有以也。其生平事蹟詳《清史稿》、《台州府志》、《天台縣志》、《清代學人列傳》等。
齊召南所著《水道提綱》二十八卷,是繼酈道元《水經注》之後,能夠擺脫依榜,自成一家,全面系統記載清朝鼎盛時期全國水道之作,洵煌煌鉅著也。以歷朝正史中雖多有《河渠書》(《史記》)、《溝洫志》、《地理志》(《漢書》)等記載水道,然以全書專記全國水道者,則昔唯北魏酈道元《水經注》,如郡人李誠曰:“古來言水道者,惟酈氏獨步千古。元明以降,訂譌補缺,無非善長功臣。求其能於《水經》外別立一隊,舉無其人。”迄清唯有此書。故稱之爲珍稀地理鉅著,自不爲過。《水道提綱》之撰寫,“創稿於《一統志》舘”,即乾隆丙辰(一七三六)“蒙恩擢入翰林,纂修《一統志》”之際。齊召南以編纂《大清一統志》之便,收集全國各地水道資料,作爲本書編寫素材,到墜馬事件幾危性命,離開朝廷南歸後,仍在編著中。一直到齊召南“掌教(杭州)敷文書院”,其弟子仍“見先生寒暑不輟,次第編纂”(上引皆見戴殿海殿泗《跋》),可見《水道提綱》一書編纂歷經三十餘年,到齊召南臨終前始完稿。筆者在校點中發現書中幾處地理要素仍有空缺,如卷五“弘農河西出陜西□□□,東流經閿鄉南境秦山之南”,又同卷“自此而南,其東岸爲山西州縣,其西岸爲鄂爾多斯左翼前旗界,又南□餘里,西岸入陜西界,此爲出套”,同卷載青海“南去河源□百□十里,東去湟源□百□十里”,卷六“一曰□水,一曰盧河”,卷十七“福建武平縣水,大源出縣西北與江西□□界之□□山”,卷二十一“瀾滄江自源至此,已□千□百□里”等等,蓋所採用資料數據空缺所致。《水道提綱》一書之卷數,清人杭世駿《資政大夫禮部右侍郎齊公墓誌銘》稱齊召南“嘗言酈氏之注《水經》,明於西北而闇於東南,且域外之水道未詳,因撰《水道提綱》三十卷,大而河海,小而溪澗,溯源窮委,如指上螺紋,一鑒可悉”,清人李斗《揚州畫舫錄》卷十四、陳用光《太乙舟文集》卷三《齊召南傳》所載略同。民國《台州府志》載爲二十八卷,民國項士元纂《台州經籍志》卷十四史部地理類載《水道提綱》二十八卷,清官修《清通志》卷一百《藝文畧》(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載《水道提綱》二十八卷。號稱清末四大藏書家之一杭州丁仁《八千卷樓書目》卷八史部載“《水道提綱》二十八卷,國朝齊召南撰,刊本,霞城精舍刊本,活字板本”,齊召南自序中亦稱“及蒙恩告歸台山,杜門無事,養病餘暇,時檢篋中舊稿,次第編録,共成二十八卷”。今存《水道提綱》全書完整,爲二十八卷,與上述藏書目錄所載吻合,并無殘損,故推知杭世駿、陳用光“三十卷”之說者,或舉其成數言之耳。《水道提綱》所載全國水道,鑒於酈道元《水經注》“明於西北,闇於東南,密於國中,疎於域外”(清錢林撰《齊召南》),記載水道系統“以一水論,發源爲綱,其納受支流爲目。以羣水論,巨瀆爲綱,餘皆爲目。如統域中以論,則會歸有極,惟海實爲綱中之綱,凡巨瀆能兼支流注海者。亦目中有綱,綱中有目耳”,是以名爲“提綱”。記載順序上,以“萬川會同者海”,故首冠以海,水系則“自北而南,并取《禹貢》首冀次兖之意,内自盛京鴨緑江口以西而南,而西南至合浦。外自雲南而西而北。又自漠北阿爾太山、肯忒山而東至海。又自海而南而西而北,包朝鮮至遼陽。域中萬川,綱目畢列。至於葱嶺以西,水入西海,印度水入南海,丁零、黠戞斯以北,水入北海”(俱見《水道提綱》齊召南自序)。可以說《水道提綱》所載乾隆時期全國(含外藩、屬國)水道,不僅爲中國水道記載之集大成者,更是中國清朝全盛時期管轄疆域之寶貴記錄與可靠證據,具有多方面之意義與價值。
《水道提綱》一書流傳有兩個系統:一是清乾隆丙申(乾隆四十一年,一七七六年)三月齊召南門人戴殿海、殿泗昆仲初刻本(以下簡稱戴本)之雕板系統;二是由齊召南之子齊式遷“敬繕潔本,恭送書局進呈”,爲《四庫全書》本之寫本系統。據戴氏言,初刻本開雕之前,戴氏以齊式遷所寄來齊召南“手定原本”,從浦江趕赴省城杭州,於杭州約請著名學者、藏書家鮑廷博和友人周璠一起“詳加讐校,以授剞劂氏”,“計開雕於乙未(乾隆四十年,一七七五年)四月,蕆事於丙申二月”。此戴本爲《水道提綱》一書雕板系統之源。而據徐士鑾說,《水道提綱》“舊有南北二刻”,且“北刻僅有數處少異南刻,以南刻乃宗伯手訂,故仍其舊”,可知徐士鑾以爲“南刻”與“北刻”略有差異,其差異爲齊召南手訂,較“北刻”更見重要,故保留“其舊”,似可推知徐士鑾讀過“北刻”,甚至手上就有“北刻”本。今檢國內有關高校圖書館收藏版本,都是戴本和從戴本衍生者,未見所謂“北刻”究竟爲何書。徐士鑾又載:“北刻向恭載《四庫全書提要》,弁諸簡首,因並加刊”,則可知乾隆戴本原無《四庫全書提要》。百餘年後,戴本流傳漸稀,台州守徐士鑾遂據戴本重刻,號稱“霞城精舍藏板”,民國喻長霖等纂《台州府志•藝文略七•經籍攷七•史部四》載:“《水道提綱》二十八卷,國朝齊召南撰……是書大旨詳《四庫全書提要》,有自序及韓城王杰、淮南阮學濬序。浦江戴殿海刊行。有跋,光緖間台州培元局重刻本,今存。”培元局在台州府治東、臨海縣治東北把酒營(位於今把酒營巷一帶),是同治四年(一八六五)台州知府劉璈創設,初名善後局,八年改爲培元局,管理常平、育嬰、賓興、書院四宗之事。徐士鑾曾經捐俸錢一千貫,存典生息,作爲“儒孀款”,凡諸生身故家貧子幼者,每月人給錢一千,俟子能成立則停。則府志所謂“培元局重刻本”者,即此“霞城精舍藏板”本也。項士元《台州經籍志》史部地理類載收錄《水道提綱》者有:“《大清一統志》《皇朝通志》《皇朝文獻通考》《四庫全書總目》《(四庫全書)簡明目錄》《浙江采集遺書總錄》《台州外書》《稽瑞樓書目》《郘亭知見傳本書目》《台州書目》《光緒台州府志》《天台縣志》。”并稱此書刻本有“乾隆丙寅傳經書屋、光緒戊寅霞城精舍刻本”。則是書戴殿海初刻本即傳經書屋本。霞城精舍藏板本刊行於光緒四年(一八七八)。但就該本中“寧”字、“淳”字皆不避諱而言,則或疑此本爲補板本,非重刻本。然徐士鑾明確記載爲“重付梓人”,是重刻本,非補板本。故又疑光緒時避皇諱之戒律有所鬆動耶?此又所未得而知者也。然據校點者所見古香閣本,則其避諱又非霞城精舍本之舊,於“寧”字均正常避諱,“淳”字則或避諱或不避諱,亦頗有可怪者。可見霞城精舍本“寧”字“淳”字未避諱,或有其他原因。徐士鑾(一八三三—一九一五)字苑卿,又字沅青,天津人。清咸豐八年(一八五八)舉人,由內閣中書歷擢侍讀、記名御史。同治十一年(一八七二)出守浙江台州知府,有政聲。光緒七年(一八八一)引疾歸里,關心鄉邦掌故,一意著述。所著有《敬鄉筆述》、《古泉叢考》、《宋絕》、《醫方叢話》、《蝶坊居詩文鈔》等存世。戴本可貴之處有二:一是據齊召南手定原本,保存原貌當較爲近真;二是延請名家鮑廷博等編輯讐校,文字質量較有保證。故戴本與齊召南之子齊式遷進獻與清廷之本雖同出一源,但文字之相異處仍然不少,故存在重要校勘價值,因獻與清廷之本係齊式遷“繕寫潔本,恭送書局進呈”,當是《四庫全書》編纂轉寫時所據底本。齊式遷進獻朝廷之本是在壬辰(乾隆三十七年,一七七二年),與戴氏初刻本相距三四年,兩者基本同步。臨海博物館藏霞城精舍本題“天台齊息園先生著”,落款爲“霞城精舍藏板”。對邊雙欄,每半葉九行,正文行二十一字,序、提要等行二十至二十三字不等,文中自注以雙行小字,行字數與正文等同。刊印較善,爲光緒本中所不多見者。該版本有邵氏《增訂四庫簡明目錄標注》第三○三頁著錄。又據全國高校古代文獻網揭布有關信息,齊召南《水道提綱》一書,清末除徐士鑾霞城精舍本外,還有光緒五年(一八七九)宏達堂本(光緒己卯孟夏月宏達堂開雕)、光緒七年(一八八一)上海文瑞樓本(辛巳冬月上海文瑞樓重校印,係鉛印本)、光緒十七年(一八九一)湖南崇德書局本(光緒辛卯重校刊)、光緒二十三年(一八九七)上海古香閣書局本(簡稱古香閣本)、光緒二十四年(1898)新化三味書室本(光緒二十四年孟夏校刊),據丁仁《八千卷樓書目》卷八史部載《水道提綱》還有活字板本(或指文瑞樓本?)等,以古香閣本所見而推,則以上諸雕板、鉛印、石印諸本皆從此本出。此次整理所據底本即霞城精舍藏板本,以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水道提綱》爲校本校勘。全書校點完畢後,復以新得之上海古香閣書局本《水道提綱》(石印本,四小冊。古疁郁寅曦書首,光緒丁酉夏)與原書卷七對勘,凡補正三字,校勘異同三條。再校時則以古香閣本對勘,所校訂者則爲數甚多。謹訂校點條例如下:
一、底本文字與校本出現異文者,視情況處理:凡屬於異體字(即音義全等,止是寫法不同之字)者,一般不出校,并保存原貌。如“密”之於“宻”、“蓋”之於“葢”、“黑”之於“黒”、“壽”之於“夀”之類。對於少數較罕見之異體字、俗體字、古字等,在不影響文義之下,除極少量涉及造字困難等因改成通行文字外,亦儘量保留原貌。若兩個或兩個以上異體字存在非理性意義之差異者,則一般要寫出校記,有時酌情加按語簡要說明理由。
二、底本與校本文字字數多寡不同者,則必出校記,說明相異情況。如《水道提綱》卷首署名,底本作“原任禮部侍郎臣齊召南編錄”,四庫本作“原任禮部侍郎齊召南撰”之類;底本在正文之前有全書目次,而四庫本無之;底本全書之末有戴殿海、殿泗昆仲跋,四庫本無之;卷七中“入淮巨川”下原注“南汝河、沙河、汝水、潁水、滎陽水”,四庫本無之;又同卷“州南”,四庫本作“州東”,“來趨”,四庫本作“東趨”等。又底本文字確係錯字,而校本正確,則或據改,或不改,出校勘記說明之。如卷八“又東曰九里古拉達巴罕,即黑水河東流入江之上源也”之“上源”原誤作“土源”,於義不通,而四庫本作“上源”,不誤,因據改;同卷江河源頭區域少數民族語種地名,四庫本多予改譯,則於校勘記中記其改譯之音。其他各卷凡遇此類民族語言地名,四庫本改譯者,均仿此。
三、底本中以避諱而改之字,則視情況區別處理:由缺筆避諱者,如“丘”字缺倒數第二筆,“胤”字缺末筆,“玄”字缺末筆,從“玄”之字缺末筆(如炫、眩字缺末筆),“弘”字缺末筆,從“弘”之字缺末筆(如泓缺末筆)等等,一律回改,出校記說明;若校本避諱與底本不同者,亦於校記中交代之。由改字避諱者,如“邦”改成“國”,“民”改成“人”等等,一般不改,出校記說明理由。
四、底本文字出於謙敬禮節,每遇皇帝或者其他需要表示尊崇者(如師長),往往採用以下幾種方法:(一)換行且隆起兩字。(二)換行且隆起一字。(三)空一字。此次整理遵《古籍整理釋例》與《台州文獻叢書實施細則》之規定,不再換行,不隆起一字或者兩字,亦不空一字。上述諸禮敬處概予調整爲統一文字格式,亦不出校說明。
五、雕板文字有形近數字混而不辨者,如“己”“已”“巳”常不加分別;“戌”“戍”不分,常以“戌”代“戍”,或者反之,是其著例;復如從“竹”從“艸”之字往往迭出,“答”又作“荅”,“等”又作“䓁”,“第”又作“苐”之類是也;從“扌”從“木”每每混用,如“構”又作“搆”,“括”又作“栝”之類是也。此次校點時遇“己”“已”“巳”,則以上下文意斷而分之,不出校記。遇“戌”“戍”相混時,則於開始時以校勘記說明之。其餘之混而不甚分別之習慣寫法、俗體之字,凡不礙於文義解讀者則概予保留,以存原貌。
六、底本文字因書寫、雕刻而致空缺脫落者,則據校本補正,寫出校記。如卷一:“莆田所”及下文“屏蔽莆田所”原缺“田”字,四庫本完整,遂據補正。卷二“明一統志”原作“明統志”,四庫本作“明一統志”,遂據補正。
七、底本與校本用字有古今之異者,凡屬古字,而非譌誤,則不改底本之字,而於校勘記中說明其古今字之關係,既載兩者之異,亦便於讀者理解利用。如卷一“馬家觜”,四庫本作“馬家嘴”,“白寉寨”,四庫本作“白鶴寨”,校勘記中分別說明“觜”與“嘴”、“寉”與“鶴”爲古今字。
八、底本正文與正文之間、注文與注文之間,遇需要間隔區別之處,常以圓圈符號“○”表示之。以校點者之淺見,圓圈符號大致有以下作用:(一)起提示提醒作用。如一個水口、一個海口、一條水流等,卷十一“湘江又南流九十里,折東南流五十里入烏江。○此湘江與沅、湘不同”即其例。(二)起分佈起迄,交代線索作用。如水流多源之交代,卷十“魯陽江即清弋江,有三源:東南源曰梅溪河”,以下以○符號交代另兩條水源:“○南源曰小溪河”、“○西南源曰陽溪河”,如此就條理整齊,線索分明,起迄完整。(三)起解釋或總結作用。如一條注文之末用○符號標示前後注文之關係。卷十二“麻陽河”條注文之末:“又北至辰谿縣城西南入沅江。○此水當即古辰水。”又同卷“北河數源”條注文之末:“又東南經辰州府城西南入沅江,即古之酉水也。○此水行五百餘里,辰州府三面臨水,廻環如帶”,是其例。兩個版本相較,底本用圓圈處,四庫本則以空一字表示。爲保持版面完整,眉目清楚,并有利於閱讀,整理中保存圓圈不加刪除。
九、底本篇章與校本相異者,則保留底本原貌。如底本齊召南自序及阮學濬王杰諸序後、正文之前有《水道提綱》目次,四庫本無之。覆校時發現雖同爲霞城精舍本,其卷首與卷末篇章及其次序亦有不同,即以臨海博物館所藏霞城精舍本而言,一本(即作爲底本者)卷首次序爲:水道提綱序(齊召南)、序(阮學濬)、水道提綱序(王杰)、欽定四庫全書提要、水道提綱目次。無徐士鑾所作重刻題識。卷末有戴殿海、殿泗昆仲跋。另一本卷首篇章及其次序則爲:欽定四庫全書提要、水道提綱序(王杰)、序(阮學濬)、水道提綱序(齊召南)、徐士鑾重刻題識、水道提綱目次。黃巖圖書館所藏一霞城精舍本卷首爲:水道提綱序(王杰)、序(阮學濬)、水道提綱序(齊召南)、欽定四庫全書提要、戴殿海殿泗昆仲跋、徐士鑾重刻題識、目次。黃圖所藏另一本則以齊召南自序居首,而於阮學濬序後接以水道提綱目次、欽定四庫全書提要、徐士鑾重刻題識。由此觀之,上述諸本均爲霞城精舍本,而卷首篇章出入如此。今則以底本爲基礎,卷首篇章及其次序以臨海博物館所藏另一本爲準,保留戴殿海殿泗昆仲跋於卷末。
十、此次整理除保持原書格局外,將清人以來諸藏書家有關《水道提綱》一書目錄,齊召南傳記碑銘,《水道提綱》相關著述,齊召南涉水詩文選作爲四類資料,附錄於書末,以資博識、廣見聞、便研究也。
由於校點者學殖淺薄,識見有限,綆短汲深,管窺蠡測,雖以臨深履薄,刻苦砥礪之心從事之,然而難免掛一漏萬。海內外方家通人,有以教正爲幸。
 
友情链接
Copyright◎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29290号 访问量:6784886
发行联系电话:010-66114536 66121706(传真)66126156(门市)